雨雪与樱

深大附中 写手 擅手工 敢达模型爱好者

失格诗


文宋康琪


这是你离开的不知第几个日子里


亦是我不知第几次尝试将你驱逐出境


也就是那似若恒温的心


却败而告终的日子里


子夜时分殆尽了倦意


我很有耐心


愿听尽一整晚的夜雨


像时至今日


依然在过去回响的


嘈杂的


窸窣的


冷暖的


话语


我不清楚该如何定义的日子里


说不清的思绪


一点点


越发的不清晰



11.24的小杂文


文\宋康琪


11月末的深秋,一件素色的长袖衬衣已经显得有些单薄了,凉意在夜色昏黄的灯影下越发的深入心髓。


刚刚跟家里人通完电话,一个人坐在校园角落里的长板凳上,我望着不远处舞池般光影斑斓的成群楼宇,一下子有些出神。


思潮隐约间涌动了起来,忽然觉得,去年的这个时候,这个季节,似乎并没有那么冷,却不是因为我已不在曾经那个熟悉的城市,而是此时此刻的瞬间,这棱角分明的冰冷的隔离感,浸染刺痛着每一丝脆弱的神经,眼前的人影明灭交替,这长着一副陌生面孔的城池里,却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一样。


我依然像许久以前一样戴着耳机坐在某个无人问津的街角,写着难以诉说的情绪,在无言的故事里凝视着那些鲜活的过往。


对失眠与孤独,从害怕一点点变成习惯。


数不清的岁月里,不变的,好像只有我自己而已。

失眠念想

疲惫于我而言像是一种病症,分不清是心病还是身病,亦像是某种类似于老友的存在,在幻化的梦里,在雨落的夜里,撑着伞在某个不知名的街角布置好于我的相遇。
而我往往淋湿一身,狼狈不堪,像条败狗。
好吧,有时候不只是像,就是。
这样有关于“疲惫”这个词的这种说法,似乎也谈不上是抽象或是具体。
此时此刻我也没法给它一种定义,而却能无比清晰的体会这种存在,如寒雨般浸透周围的一切,身体,精神,心绪。
恰好是1:50a.m,恰是城市里最安静的时分,已经到了毕业典礼后的第二天,而我在等一句晚安。
几天前的狂热和情绪依然在脑海里回荡交织,每天都大汗淋漓,每天都倾尽心力,用力舞动时丰富不认得“累”这个字,而一个人安静的时候,才感觉到全身的酸痛和自己眼神里的憔悴,就像现在一样。
我会不自觉地开始想她,想着她会不会关心我一下,像个缺爱的孩子,就像现在一样。
尽管这就是内心深处真实存在的一部分,但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,脆弱不堪,就像现在一样。
两点了,我还在等那句我希望不只是晚安的晚安。
不过...谁知道是不是天亮了才能等到呢?
为了两个字而失眠我不太说得清值不值得,我只知道我此时此刻正在失眠,而我实际上也不大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想睡觉?也许吧。


学弟学妹们别来这个连续七天上课的学校